新闻 NEWS

瓦茨克:我和克洛普的关系是独一无二的

球队 10/11/2019
西格纳-伊度纳公园球场外排起长队很常见,但在周四晚上,也许是第一次球迷们为了一本书在排长队。汉斯·约阿希姆· 瓦茨克推出了他的新传记《真爱:在BVB的生活》。前多特主教练克洛普作为贵宾出席,和参加活动的400位嘉宾一起度过了一个充满欢笑的夜晚。

瓦茨克是萨尔兰人,有着鲁尔区的基因,但是个彻底的悲观主义者。在舞台上,他从书中选择了一句特别能代表自己的话:“如果存在幸福基因之类的东西,那肯定是不存在于我身上的。”

克洛普大笑着附和,毕竟克洛普恰恰相反用欢快定义了俱乐部的一个时代:2011年带领多特赢得了联赛冠军,在2012年又获得了国内双冠王。克洛普在俱乐部的时光不仅仅代表着成功,这位主帅还不时地散发出和蔼可亲的温暖感。所以这位前多特主教练一次又一次地出现在瓦茨克的传记中毫不奇怪。而克洛普也强调了他们在一起度过的时间有多特别、瓦茨克为俱乐部所做的一切工作的重要性。克洛普说:“我们的关系是经典的男性友谊。”

“我和克洛普的关系是独一无二的。”

瓦茨克写道:“我从未有过与克洛普在俱乐部度过七年时那样的关系,我可能再也不会有像这样的友谊了。”

克洛普和瓦茨克之间到底是怎样的羁绊?他们都是成功人士;他们都爱上了足球的浪漫;两者都深深受到父亲的影响。“我永远是我爸爸的男孩,”瓦茨克笑着说:“我母亲抱怨我在书中提过点。”克洛普说:“而且我们俩都有大嘴巴。 “他们在舞台上不断地互动着,而观众则频频报以响亮的笑声。

瓦茨克于2001年成为多特蒙德的财务主管,然后于2005年成为CEO。很少有人能比他为BVB付出得更多。这些年来,他收到了几次出自传的要求,但直到现在,他都拒绝了。 “也许我这样说的时候,没人会相信我,但我实际上并不真的喜欢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最后,悲观主义性格迫使他改变了主意:“也许有一天你会拥有孙子孙女,也许你应该向他们表明,你的一生不只是一个小丑。”所以他决心讲述自己的故事,然后再也不会出第二本自传。